邊緣化生存的時代——企業、個人如何避免被邊緣化

2019-01-04 23:07 0

一個人無法在主流群體中生存,他被邊緣化;一個團體無法在主流社會組織結構中生存,他們被邊緣化;一人國家無法在主流世界里生存,國家就會被邊緣化。

主流與非主流交替前行,就像時尚中永遠蘊涵復古,未來總是隱藏在歷史之中。一個人、一個社群、一個國家如果行為驚人的相似,一起擁抱權貨,勢必不堪其重負而與其一起沉下去,淪為權貨的奴隸;而“奴隸”是被人類釘在十字架上打入地獄焚燒為灰燼后永遠塵封的罪惡,“它”是人類邊緣化的濫觴。

我們不打算談國家邊緣化,因為國家邊緣化只是政治脫離普適價值或者是政治不現實(參見黑格爾法哲學原理)的結果。也因為這種原因,中國目前與主流國家相較,國家結構中缺少如行業協會、工會等有效的社會組織,致使官、民沒有緩沖地帶。 

中國的民營企業在當下的社會結構中扮演的角色是放下鋤頭用牛頓力學掙錢的民。換言之,一個農民在政治上沒有發言權(以前是六個農民有一票選舉權),是政治邊緣化,就像古希臘的奴隸一樣是沒有公民權的,因為他們不算人是可以買賣宰殺的私產。而商業移民將這些農民變成“企業家”、打工仔、農民工,并沒有取得政治權利,仍然是政治邊緣化群體。

這個群體實際超過五億,分布在各個大城小市里。雖然他們通過自己的拼搏奮斗將原來的城鎮人口擠出了市中心,但仍然是沒有身份的外來群體,是一群生活在城市中心的邊緣人。隨著商業程度的提升,原有的城市居民也逐漸被“邊緣人”“邊緣化”,而這一邊緣化的開端就是下崗與企業私有化。

鐵飯碗是城鎮居民的“根”,就像農民的地一樣;當居民失業、農民失地或地的收支失衡,這種沒有根的恐懼就迅速在每個人的心中爬行,直到占據整個腦海。他們要用計劃經濟的活法、傳統農業的生存方式去面對一個掠奪型的市場經濟,就像一個吃齋念佛的讀書人突然要拿起刀槍殺敵,顯得手足無措。

他們只能用農業思維方式投身到工業化時代,用人情世故和盜跖文化代替商業規則求得生存。那些盜跖文化水平高的,大多數都發了財,而懂得傳統人情世故的也多數有了穩定的收入,雖然他們是現代商業的邊緣人,但在混亂中總有人是“聰明的”。

歷史總是驚人的一致,先亂后治從未改變過。工業時代的尾聲臨近,新經濟開始出現,原有的掙錢方式似乎難以獲利也不再被重視,這讓傳統經濟人再次強烈的感受到“邊緣化”危機。

事實上,我們從來沒有脫離“邊緣化”生存。只不過我們沒有用道德邊緣化來表示財富的增長方式,也就是道德的犧牲與財富的增加是成正比的。這一點,中國人感受的強烈程度并不輸給外國人,甚至更深刻,如果黑格爾再生也會瞠目結舌,他一定沒有好的哲學語言表達東方的道德邊緣化。

 

中國全面金融化在2007年股市6124點、2008年股市1664點時,只不過開了一個頭。隨后至今,中國傳統企業、個人幾乎全面金融化,大投機時代來臨:炒樓、炒股、集資、融資、投資互聯網等科技領域,隨著互聯網的控制力以及權威性獲得建立,電商、微商崛起,中國進入全民經商時代。

這是一個失控的時代,而失控意味著失落。

傳統企業由于比較零星、混亂,又沒有成熟市場經濟國家那樣有效的社會組織,在不成熟的成功論英雄的思想指導下,在經營中盲目跟進那些互聯網巨頭,自愿成為其刀俎上的魚肉。而中國的互聯網企業道德之敗壞是傳統企業不能望其項背的,當然“成功”也就不是一個量級。

而傳統企業擔憂被互聯網時代邊緣化,于是,做了影子的影子,也就是成為了邊緣的邊緣。

如何擺脫邊緣化命運,我在前幾期文章中已經提出。傳統渠道是傳統企業的命脈,而“聯銷體”是最現實的路。當所有人都說謊的時候,你該考慮說真話了;當所有人都要快的時候,慢一定是出路。

個體邊緣化是構成邊緣化群體的基礎,微商、傳銷、“金融業”就是典型的邊緣化的群體。微商依賴的是傳銷的手法,傳銷依賴的投機心理,金融依賴的依然是詐騙伎倆。

邊緣化的人有共通的特征,這個特征有人說是懶,其實不是。懶是人類的共性,人類只有在看不到希望的時候才會放棄,這樣的放棄包括人性美好的東西,那些激動與感動、激情與熱情、信念與信仰;而放棄并不是懶,是對人生的絕望。科技發展并不是滿足人們的懶而存在的,懶不是社會發展的動力,而是邊緣化群體庸俗化了的生存現狀。

邊緣化群體更加缺少道德感,因為他們的生存環境更加無序,更加沒有規則與情感,甚至善惡是非。唯一支撐他們的其實就是“活著、活下去”,或許他們會用“成功”這是僵死的概念替代自己茍延殘喘的現實。

這個群體會越來越大,大到成為社會的主流。我對此一點都不懷疑,因為我們這個國家就是邊緣化的國家。

個體不被邊緣化,需要有個體意識。而個體意識的覺醒在這個時代會遇到三重障礙,一是政治的,二是社會的,三是自己的。也就是說,政治需要個體無意識,社會是烏合之眾不可能讓個體覺醒,三是迫于生存個體自欺不愿意醒來。在這個時代,個體越清醒,離人群越遠;人們躲避清醒的人就像躲避瘟神,因為醒來就無法掙錢,我們這個社會所有的錢幾乎都只能依靠“不清醒”(不道德)獲得。

個體擺脫邊緣化,就是尋找到無法再繼續邊緣的已經邊緣到邊界的人一起覺醒,成為一個新的共生群體。這個群體隱藏在大多數邊緣人心中,他們“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QQ咨詢 18767108516
白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