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是一切存在者存在的基礎,也是品牌營銷的基礎

2019-11-04 18:50 0

人性與心理學的區別早在弗雷格那里就得到了廓清,我們談論的人性重點在人性方面,涉及到認識論的心理學以及部分實驗心理學;究其原因,我們的文章不是給學術界閱讀,因此,更注重人們在生活中的日常理解。

首先,我們對人性與心理學分別略作說明:人性研究的對象是倫理,而目的是研究人的快樂與痛苦,亦即什么是好生活;而心理學在十八世紀以前都是哲學,叫認識論,十九世紀實驗科學出現后獨立出來,專門研究人的認識過程。二者的區別,一個是研究認識過程,一個是研究認識內容;因此,它是思維活動與思維內容的區別。簡單講,1+1=2的計算過程是有時間的先后相續,這是心理學;而1+1=2的內容是概念,是無時間的,這是研究人性或哲學、邏輯學。當然,我們用于研究品牌營銷或者消費者。

人們熱衷于研究人性,是希望借以獲得成功便捷途徑,即是拋開那些循規蹈矩的教條、矩迂回曲折的世故,不再是一分錢一分錢的從對方身上獲利,而是掌握人性直接占領對方的心臟,如此就可直接取得勝利,并從此輕易征服一切,獲取最多的利益、享受最多的快樂,這也是心理學盛行的原因。

當然,它發展到極端后出現的現象就是我們社會目前的現象,每一個人都提高了警惕,用雙手抱緊自己的胸口,以防對方進入自己的心臟,并伺機等待對方松懈后迅速展開雙臂予以對方致命的一擊。斯塔夫里阿諾斯在《全球通史》中曾經這樣描述人性:人們的本意是希望公平交易,由于擔心在過程中自己交易對方掠奪,于是,人們走向了相互掠奪。人們為了阻止這樣的互相掠奪發生,但又要多獲利,欺騙就如期而至,這種欺騙就是少交易、多獲利,也叫巧妙的掠奪,中國成語叫巧取豪奪。

成功的欺騙首先從信任開始,也就是需要讓對方認同,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說出與對方相同的觀點;為了加深信任,就需要更進一步說出對方感覺得到卻說不出來的觀點,讓對方產生崇拜感。就像追星的粉絲那樣,因為明星們表達了、完成了他們自身無法完成的想像生活而崇拜,從而甘愿奉獻時間、金錢與全部的情感。人們并不是不知道這是培根說的劇場假象(那些明星是因為自己”粉絲”他而成為明星的),他們離自己很遠,并且那只是一種表演,并不是明星們在生活中的真實寫照,只不過明星表達了追星者們的理想,從而聯結了他們的情感,與他們印象中的受人尊敬而獲得的快樂觀念一致(這也是為何明星代言為何有效的原因)。雷茨紅衣主教曾經說過,世人在許多事情方面是情愿受騙的,而且對于一個在行動上違犯其職業和性格的體統的人,比對于一個在語言上違犯體統的人,也比較容易寬恕。我們要談的就是這些現象背后人們觀念的形成原因以及產生出來的復雜的人性。

現代人生活在觀念之中,與事物本身有了隔閡,這與生活在現實中的古人不同,他們形成的抽象思維可以把握事物,并將抽象思維組成成活生生的生命。我們說現代人生活在觀念之中是指我們的語言就是成熟的觀念,當我們說存在的時候,好像存在如同水、泥土一樣是一個清楚明白擺放在那里的東西。而古人是對生活中的對象形成一個一個的印象,然后將這些印象復合成為一個觀念,這樣的觀念是“感生”的,因此,古人說存在、水、泥土時是通過兩個或以上不同的表象結合進行判斷得出的。例如水這個觀念,我們首先會有一個物體的印象,這個物體可能是一個池塘,也可能是一條河或者一個水缸,它是有空間的印象,這個空間就是承載物,否則水就無法存在,包括水的無定形的印象;另外,水對于人而言有一種情感,當人們飲用時會感覺到舒適,這種舒適感形成一個強烈的刺激印象;并且,所有生物、有機物都因為有水而活、無水而死,這樣的印象總是反復出現,形成水是活的原因,沒水是死的結果。因此,當別人問你哪里有水的時候,你一定會在心靈中復現那些印象,然后形成水的觀念、位置的觀念、有(存在)的觀念。

由簡單的觀念到復雜的觀念,是一個漫長的思維發展過程,當這些具象的事物抽象成為一個觀念后,觀念與觀念之間結合起來就逐漸變成更抽象的觀念,也就是知性與理性。當現代人在談論驕傲與謙卑、愛與恨、道德與正義這些觀念的時候,好像它就是清楚明白的有所指的,但當我們問這些觀念是什么的時候,卻茫然了。現代人張口就是各種觀念或概念,就像我們談論人性一樣,當你問他什么是人性的時候就發愣了。你接著問一些日常語言中耳熟能詳的觀念:是、對、錯、良心、道德、文化、品牌、體制、喜歡、興趣、音樂、藝術…恐怕從什么是“是”開始就沉默了。這就是現代人生活在觀念之中而無法把握事物的現象,因為我們用的都是現成的,并沒有體驗它們的生成過程。當然,有讀者會反駁,如果連“是”是什么都分不清楚,人們怎么活得井然有序呢?怎么沒有將水是水弄成水是土呢?這就是今天重點要講的內容,也就是人們活著雖然不能像古人那樣有痛徹的生命感,但人的天賦觀念讓人得以是,因為人們并不是按照“是”生活,大多數時候是按照自然信念生存的,而自然信念、日常觀念就是“是”。

水、空氣、時間、空間、數這些都是天賦觀念、先驗范疇,人們不需要經驗認識它就會使用它,渴了就知道喝水,喝多少就夠了,這些生存觀念與數、量、質、關系范疇關系都是先驗的。在日常生活中人們一代一代按照習慣去生活,永遠不會有人去喝海水,也不會吃那些艷麗的蘑菇,雖然它的色彩令人愉悅;習慣是人生偉大的指南,因為習慣就代表秩序,這使得人們的生活井井有條,它的經驗就是不斷復現各種經驗到的各種印象,而這些經驗對象總在心靈中恒常出現,如太陽總是從我們的東邊升起繞著我們從西邊落下,太陽在動,我們沒有動,因此太陽繞著我們運行就是因果范疇形成的常識。即使哥白尼這個科學家說地球繞著太陽轉,人們依然相信太陽從東邊升起,而不會說我們又繞到了太陽的某一邊;就像人們喝水時運用的是水的觀念因此不會先做H2O的化學測試才喝水一樣。

維特根斯坦曾說過,神秘的不是世界是怎樣的,而是世界就是這樣的。但人們又會問,為何現代人的人性乖張、暴戾、陰暗如斯呢?要知道觀念中的情感在古人那里沒有多少快樂,也沒有多少痛苦,沒有多少愛,也沒有什么恨,心靈往往處在一個平靜的狀態,因為外界給予心靈的刺激總是單調而平淡的。現代人的心靈承載的印象繁雜,人們在科學與想像力的推動下讓人工世界占領了自然世界,事物的復雜性刺激心靈形成了繁復紛雜的各種觀念,而最深刻就是類似性、因果性兩個范疇形成的物質印象,因為經驗告訴人們,物質帶來的快樂遠超過其它印象到的快樂。

現代人的快樂就建立在物質的基礎之上,驕傲被愛取代,痛苦被恨取代。也就是說,驕傲與痛苦這種本已的由內在建立起來的情感,被外在的它者“愛與恨”的強烈刺激取代了。當一個人遵守道德、追求靈魂豐滿時,超出了常人的道德與靈魂豐滿的水平,就會產生快樂,這個快樂就是驕傲。當我們說愛或恨時,它需要有一個愛的對象,而不是像道德與靈魂豐滿是對自己的內在的要求。換言之,當一個守道德的人也就是百姓常說的好人,在現實生活中沒有好報時,心靈就產生了不愉快或痛苦;當發現不守道德的人可以獲得超出常人的物質財富卻很快樂時,恨就產生了。因為這意味著自己被掠奪了。

我們再換一個說法,當一個人背一個普通的挎包出門,這并不產生驕傲或愛的情感;當另外一個與她相識的人背著一個名牌挎包出門,并受到她人的尊敬,心靈產生了愉悅,而這個名牌包包就成為愛的對象;此時原先這個人就產生了痛苦,因為相近的人有相似性容易產生比較。這時候,我們說財富是讓人產生尊敬的重要原因,而快樂就是結果,反之就是痛苦。因此,人們為了獲得更多更大的快樂,就需要有更多的財富。而相較于這種外在的受人尊敬的財富而言,道德就微不足道,并且守道德成為痛苦的對象因為會遭到人們嘲笑。那些失去財富的或者貧困的人心靈中自然就充滿恨,因為痛苦一直伴隨著自己。于是,人們形成一個觀念,就是如何成為一切人一切行動的原因,擁有這樣的權力與權威,只要通過意志就可以讓一切人去行動,而這種服從就是自己的快樂和利益。在這樣的人性驅動下,社會倫理自然就瓦解了,人們為了獲得快樂和利益就會互相掠奪,目的是逃避痛苦,或者讓他人痛苦自己快樂。在現代社會,想要達到這樣的目的,就需要更多的運用理性,而過分運用理性的結果就導致了科學的產生,人們可以更精密的計算他人的利益,更多更復雜的觀念就產生了。這意味著人們有更多的欺騙手段讓他人服從,并心甘情愿交出利益,這個利益就是集體不道德;如都買汽車,都呼吸汽車尾氣,為了干凈漂亮都大量使用化學物品、都沒有干凈的水源。

人們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之下痛苦是不言而諭的,為了避免這種痛苦就需要獲得更多可愛的對象,增加心靈的快樂。要想實現這個理想,就需要更多的財富,然后移民或者通過財富占有自然環境好沒有污染的生存場所,那些沒有財富的人就只能繼續痛苦下去,無法將痛苦留給別人,而自己尋找新的可以快樂的地方去生存。因此,自欺與欺他就成為人們的心理活動的重要指南,這也是心理學的研究范疇。人們通過自欺讓自己避免痛苦,忘記或淡化停留在心靈中的那些印象,選擇可以刺激起快樂的印象形成觀念。

在商業領域,輕奢、平價的奢華、低調等概念的出現就是通過補償大眾在對比之下因為財富的匱乏產生的痛苦情感。這種觀念帶有強烈的自欺性以及暗示性,使得大眾通過“亦可受人尊敬”的自欺方式獲得超出平均水平的快樂的心理暗示。由于人的心理結構是多因素與無定型的,要想在普通大眾身上持續獲利,就需要讓大眾重復這一印象,并結合價值確定性的印象,諸如群體的數量、社會普遍的尊敬程度、心靈中可驕傲的道德修養以及人文烙印等。我在以前的文章中講過巴甫洛夫在他的實驗心理學中做過的“經典條件反應”試驗,這個試驗就是用不斷重復形成印象,達到欺騙的目的。在現實生活中,人們愿意被這樣“合理”的欺騙,它符合自然信念,符合被知性改造過的常識,畢竟在生活中很少用到理性,甚至大多數人不具備理性能力,更確切的說,人們在日常生活中,包括消費時并不都是理性的,甚至可以說現代人的消費都是非理性的行為,因為人們集體不道德或被迫不道德。而一個理性的消費方式是不會不考慮道德原則的。

實驗心理學最大的問題是只具有特殊性、或然性而不可能具有普遍必然性,它無疑可以引發人們對心理活動的幻想,卻離人的原始經驗更遠了。但人與狗在許多觀念中是一致的,比如趨利避害。我們養一條狗,主人聲音大一點,它就不叫了,打它它也知道躲;但陌生人對它大聲訓斥、打它,它就會還擊。因為狗與主人形成的印象是恒出現的利益關系,而與陌生人是沒有這樣的利益因果關系的,這樣的經驗在許多動物身上都證明是一致的。

相較于西方心理學,中國的心理學研究更不可期,最明顯的就是大多數國人寫的心理學實際上是新版紅樓夢,全是世事洞明皆學問 人情練達即文章式的人情世故,或者叫春秋左傳中的誅心之論。在現實生活中也是如此,人們不愿意相信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哪怕你身處對面,對方也不會依據你的言行判斷你的真實性,而是臆測有個隱藏在你內心深處的不可告人的詭計。并且,你越是君子,他越是懷疑,哪怕你從來沒有任何不檢點,他也絲毫不放松警惕。因為,在現代社會人的印象中,好人會被欺負、訛詐,并且沒有人會為之尋求正義,其結果是悲慘的、痛苦的。但人又是追求快樂的,如果一個人在這個社會顯得君子,那君子的觀念與自己的利益觀念并不相符,人們就沒有安全感,不踏實,經驗告訴人們一定不懷好意。另外,人們將君子與自己相較之下形成高尚與卑劣的話就會產生痛苦或恨,因此就會排斥君子、鄙視君子,君子在這個社會也就沒有容身之地。這種觀念的反映在互聯網上、現實中大家對現在的“偽君子不如真小人”的觀念中已見一斑了。

其實這已經不是心理學的研究范圍了,而是人類學與社會學研究的范圍。做好人君子的凄慘畫面與結果被不斷重復為深刻的印象,形成好人沒有好報的痛苦或恨的觀念,這種根植于人們心頭的是無盡的恐懼感,是隨著社會結構的瓦解、律法的有效性喪失造成的“畏”的心理。群體之間不再有社會意義上的存在關系,也沒有社會意義的約束機制,人們相互之間不再有社會意義的分工合作與生活,而是變成一種算計、掠奪型生存狀態,接近于原始生存。就像盧梭在《論人與人之間不平等的起源與基礎》里所描述的那樣,生活在海邊的人靠打漁為生成為漁民,生活在山上的人靠打獵為生成為獵人,而生活在土地上的人靠種糧為生成為農民。當有一天漁夫打不到魚、獵人捕不到獵時,就會吃農民種的糧食。在弗洛伊德那里,人們就是依賴本我的狀態生存,只滿足原始的欲望,因此心理學對個體的研究在這時就失效了。

自然狀態的人、善惡的人在本文中都不是研究的對象,但中國人提及人性首先想到的就是荀子的自然觀念的人性本惡,孟子社會意義的人性本善。善惡不是人性的本質研究,用闡釋學的說法,人的本質就是沒本質。因為人如何顯現就如何存在,人的本質在自身的表象中,因為人不停的表象自己,也就是說人的本質不斷在變,因此也就沒有了本質。換一個通俗的說法,這一秒的你是一個善良的人,你可以說你的本質是善,但下一秒你可能會做壞事,而這一秒你的本質就是惡。人對自己的意義闡釋方式就是通過不同的樣子呈現出來的,喜怒哀樂變化成無數種復雜的情感,對一種事物可以有無數種理解,都會影響人對自己的理解,最終變成不同的存在方式,因此,在這種意義上講,人的本質就是沒本質。我們的標題中存在者存在就是指存在的樣子就是“是”,這個是就是存在,也可以理解為本質。

在康德的《實踐理性批判》中,人有一些普遍的道德原則,就是說這個原則不僅是好人同意,壞人也同意,所有人都同意的原則就是普遍的原則。他舉例說借錢不還是不道德的,這一條道德原則對于好人而言是肯定同意的,而對于壞人而言也同樣如此,他們借出去的錢當然希望能還給自己。有人說未必,壞人嘛,是沒有原則的。但是我們要知道,再壞的人他也跟好人一樣有親人,會疼愛自己的孩子,雖然他可能不愛別人的孩子,也有自己的朋友,雖然他的朋友也是壞人,但他們壞人之間也需要有正常的社會生活,需要有原則。因此,借錢不還對于壞人也是一樣不同意。這就是人性中情感的共通性,只是印象的強烈程度不同而產生了不同的情感或次生情感。比如痛苦的程度強烈就變成了恨,而這種情感在他人身上就有可能轉變為憐憫,也可能轉變成惡意。但無論如何,人性中許多的情感都是共通的,是道德的基礎,也是倫理的基礎。但是,如果社會秩序不存在了,道德原則自然不存在,借錢不還甚至惡意借錢就成為人性中獲得快樂的方式了。

我們無法詳盡探討人性自然部分(達爾文式的原始性質)與教化部分(社會教育),包括人的意志的部分,這些在前期許多文章中或多或少都有提及。在實用主義盛行的今天,我只能說綜合的去看待人與物或者叫事物(商業也行、生意也行、生活也行)可以更好的理解生命與生活,也可以庸俗點理解為把握“穩定的”掙錢之道,也就是人與人、人與物、人與事、人與世界的關系。要知道人之所以有各種欲望,是因為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因此要在有限的生命中去把握無限,實現人生意義;如果人是無限的,根本就不需要討論人的意義問題。

托爾斯泰在《伊凡伊里奇之死》中寫道,當人們都說你的病可以好起來時,他也相信可以好起來,但這一次他發現,好像好不了了,眼神中滿是無奈。假如生命可以重來,那些該做的事情、想做的事情、沒做的事情是不是要去做一下?

假如是一個無意義的假設;死是人之最本己的,無所關聯的,確知而不確定,超不過的可能性


QQ咨詢 18767108516
白菜人